欢迎来到www.462.net有限公司

金沙网站

陈逸飞天价拍品剽窃自贡青年画家,陈逸飞画价一年涨了四倍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9-12-19 14:58 浏览量:157

署名陈逸飞、创作年代标为2004年的油画《飞天》在北京红太阳公司去年秋拍中拍出825万元的天价,但此作与四川画家曾浩2002年的作品非常相似。陈逸飞的弟弟陈逸鸣表示,这幅《飞天》绝非陈逸飞所画,而是有人冒用了陈逸飞的名字造假,华东政法学院知识产权学院副院长黄武双在接受上海东方早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造假事件如被确认,则侵犯了这位已故艺术家的署名权,其家属如诉诸法律,将有望得到相当于该作拍卖价格同等数额钱款的赔偿。“825万陈逸飞《飞天》”事件引出两个争论焦点:署名陈逸飞的《飞天》和曾浩先前画的《飞天》画面相似,后出现的作品是不是构成对原作者的侵权?画家的名字如被造假者冒用,应该如何处理?一、临摹作品署名要注明原作者“画的知识产权没有注册”事件的“主角”之一、红太阳拍卖公司董事长方宇兴就表示:“曾浩画的画,陈逸飞可以临摹;陈逸飞画的画,曾浩也可以去临摹。这都不牵涉产权问题,因为这张画的知识产权没有在国际上或中国注册。”临摹其他人的绘画作品并署上自己的名字是不是算侵权呢?为了防止别人侵权,画家是不是要给自己的每个画面注册呢?一前一后出现的作品可能是对某种古老艺术形式的临摹,比如敦煌壁画等,如果是这样则不存在后画者对先画者的侵权。黄武双表示,画家可以到版权局的登记部门为自己的作品办理登记,但即便不登记画家对于原创性的美术作品依然享有著作权。“如果一旦出现了著作权的官司,如有登记的话会让取证更为方便。”他说。“绘画作品除了技法还有构思,有些人可能在技法上炉火纯青但在创意的部分很难达到某种水平,如果某位画家在流通市场上的作品是临摹别人的、借其构思的,可以署自己的名字,但应该注明原作者,”黄武双解释,“如果没有注明,严格意义上说也是侵犯了原作者人身权利中的署名权。”“法律保护‘交换价值’”著作权法是保护著作权人对其文学、艺术、科学等作品享有的专有权利的法律规范的总和。如果张三以自己的名字发表了文章,而李四的文章和张三的有很多相似之处,张三可以说李四抄袭,侵犯了自己的著作权。而当这里的作品变成了绘画时,维权官司几乎没有发生过。梵·高画了《向日葵》,很多人都临摹过,其中也有不少署了自己的名字,深圳有个大芬村,就是将临摹、销售世界名画作为支柱产业。华东师范大学商学院拍卖研究所副所长秦春荣认为临摹是学习绘画的入门方法,跟散文、小说等文学作品的学习方法不同。“一个学生在上美术课时,完美地临摹了一幅名家名作,美术老师会大加赞赏,给他满分;而在作文课上,如果是写了一篇跟名家一样的散文,语文老师肯定会批评他,还有可能给零分。”他举了个生动的例子。仅仅作为学习的过程或者不在市场上出现,临摹画作都不存在侵权问题,黄武双说,法律保护的其实是“交换价值”,即是不是以此来获得商业利益。二、假冒他人署名是更严重的侵权“签名也完全不一样”红太阳拍卖公司董事长方宇兴在《飞天》是否确为陈逸飞所画的问题上振振有辞:“从陈逸飞出生到去世之前,难道他的弟弟天天跟他在一起吗?没有!陈逸鸣没有充分证据证明陈逸飞没有画过这张画。”黄武双介绍,陈逸飞家属如果认为《飞天》不是其所作,可以告拍卖公司和提供拍品的人侵犯了署名权。“以获得利益为目的去假冒他人署名,是一种严重的侵权行为,陈逸飞的继承人可以要求相当于拍卖所得即825万元的赔偿。”他说。而这一作品究竟是不是陈逸飞所作,可以由版权局、法院等相关机构组织专家从落款笔记、风格以及艺术水平等方面进行鉴定和核实。一位陈逸飞的生前好友告诉记者,陈逸飞的每件作品都要经过很长时间的构思,有模特,有资料,这件作品跟他以往的风格毫不相符,就连签名也完全不一样。“陈逸飞的家人、朋友以及他画室的成员现在都在世,都可以证明这不是陈逸飞画的,就连对陈逸飞有基本了解的人也能一眼看出这幅画跟他没关系,这样的画竟然打着陈逸飞的名号拍了800多万元,简直是天大的笑话。”他气愤地说。“鉴定不要求保真”假冒他人署名往往和临摹一起出现,即在作品上署上了原作者的名字并以相当于原作者作品的价格进入了交易市场,就成了我们习惯说的“造假”,这种情况多出现于对价格高的名家作品的临摹,是更为严重和恶劣的侵权行为。天津两位老画家安明阳和车永仁前不久指责华辰拍卖公司88万元拍出的署有他们名字的《伟大的战略决策》是伪作,就属于这个类别,吴冠中1993年与朵云轩的官司已被奉为经典案例。但在艺术品交易的历史上,在艺术品拍卖繁荣的近两年,出现的假画又何止浮出水面的这些事件的成百上千倍。少数对簿公堂的,并赢得官司的也是费尽力气,关键问题是鉴定难。在中国书画中,人们常拿张大千这位高手举例,他临摹的石涛作品据说连徐悲鸿、黄宾虹等绘画大师都能“蒙骗”。绘画作品,尤其是年代久远的艺术品鉴定存在人力所不及的真空地带,为此,目前实施的《拍卖法》规定“拍卖人、委托人在拍卖前声明不能保证拍卖标的的真伪或者品质的,不承担瑕疵担保责任”。规定的意思是在人力所不达的情况下,可以不保真。“拍卖公司要尽职尽责地去鉴定,但在尽力的情况下可能也有看错的,因为艺术品自古的真假优劣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所以不要求保真,”秦春荣说,“但这一点被很多拍卖公司作为借口,逃避鉴定的责任,甚至为了利益与造假者同流合污。”(艺术视窗网)

备受媒体关注的已故著名画家陈逸飞遗产纠纷官司尚未了结,陈逸飞所拍电影《理发师》首映之际,又有重磅消息爆出:4月21日,自贡青年画家曾浩告诉记者,2005年底北京一家拍卖公司拍出825万元天价的署名陈逸飞的油画作品《飞天》,涉嫌剽窃他的《天籁》。 意外:《天籁》惨遭“克隆”家住自贡市自流井北苑的曾浩,在贡井长土镇沿河路修了一座独门独院作画室。4月21日上午,记者来到这里。一进门,院内的一群名犬令人心惊胆战。除狗外,曾浩还饲养着小猫、小香猪。“我从小就喜欢动物。”曾浩说。院子正中,一座青石砌成的小屋粗犷古拙之风十足。门眉悬挂着一块绿底黑字门匾,上书“曾浩敦煌创作室”。一进屋门,靠墙摆放着3块高达2米的画板,其中一块的画面上,刚刚用笔勾勒出一个人体的上半身,另外两块上的《天女散花》、《伎乐天》已近尾声。曾浩上世纪70年代初出生于自贡市,长一张娃娃脸,笑起来很有灵气,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小。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敦煌油画创作中心创作委员,四川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油画《天籁》是曾浩在2002年画的,是其敦煌飞天系列作品之一。他选择敦煌飞天系列创作,基于多年的积累和构思。2002年11月,《天籁》在上海“国际艺术博览会”展出后,被上海王朝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董荣亭以12万元的价格购买收藏。曾浩说,他的作品曾被拍卖到40万元。今年1月,曾浩的朋友、西部书画院的张学理在2006年第1期《收藏界》上读到文章《收获畅月中的硕果———记红太阳2005秋季拍卖会告捷》,该文介绍的拍卖品中,有署名“作者陈逸飞”的油画《飞天》并附有图片。张学理看到这件《飞天》同曾浩的《天籁》极其相似,便打电话告诉了曾浩。“得知这个消息,我首先感到很惊讶!”曾浩说,他找到那本《收藏界》,翻开一看,“肺都气炸了!怎么会是这样呢?”“这件事情发生后,我很气愤。不了解真相的人,还以为我在冒陈逸飞的大名卖画。”曾浩对有的报道称他在画界名不见经传很气愤。他拿出一本画册递给记者。这是一本由天津杨柳青画社出版的《中国当代实力派油画精品丛书———〈曾浩油画艺术〉》。画册封底,列出了该丛书推出的34位实力派画家作品名单,曾浩是这34位画家中年龄最小的,其中还有陈逸飞的弟弟陈逸鸣。曾浩告诉记者,天津杨柳青画社正在编辑出版他的第2本画册,“估计下个月就能够与读者见面。”转入主题,曾浩边说边打开2005年11月《落尘斋藏品》画刊和2006年1月《收藏界》杂志,上面都刊登有《飞天》,画中有八个身披彩色薄纱的美女,或反弹琵琶,或手捏芭蕉扇,或含羞掩面……它们与2003年7月号《美术》杂志上刊登的曾浩作品《天籁》相比,除少了两个若有若无的人物外,两者构图造型、人物表情和动作完全一样,只是《飞天》的色彩比《天籁》明亮一些。据了解,2005年11月26日,红太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在北京举行的油画专场拍卖会上,署名为“已故艺术大师陈逸飞”、创作时间为“2004年中秋”的《飞天》拍得最高价825万元。疑团:是陈逸飞抄袭还是有人假冒?自己的画莫名其妙地“变”成了别人的作品,曾浩说他感到很“窝火”。4月15日,他正式委托四川恒和信律师事务所律师办理有关《飞天》的侵权纠纷。曾浩表示,《飞天》涉嫌剽窃他的作品《天籁》,是对他艺术成就的不尊重,他将运用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著作权。“该作品已涉嫌侵权”,四川恒和信律师事务所主任李正国告诉记者,目前,他们正在进行前期的调查取证工作。李正国说:“现在有几个关键环节必须弄清楚。比如,《飞天》是陈逸飞所作,还是别人假冒其名?如果陈逸飞也是被冒名,曾浩将同陈逸飞家属一起共同维权。”曾浩最初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红太阳《飞天》”涉嫌仿冒,他的经纪人已联系红太阳拍卖公司,要求对方提供买方和卖方资料。但之后媒体再采访曾浩时,他表示还有更复杂的情况需调查,却不肯透露。红太阳董事长方宇兴也承认确有人索要拍品《飞天》买方和卖方的资料,但他说根据《拍卖法》这些资料是保密的。“曾浩并未注册,他可以画,陈逸飞也可以。如果他认为侵权,可以找画上署名的陈逸飞或他家人索赔;如有人冒充陈逸飞画了这件作品,向作品提供者兴师问罪的也应该是陈逸飞的家人。”董荣亭先生作为《天籁》的所有权人,在获悉涉嫌剽窃的《飞天》被拍卖825万元后,同样愤怒和震惊。他说,近几年,自己一直在收藏字画,关注各拍卖公司的活动情况。红太阳公司去年拍卖的署名陈逸飞的《飞天》作品,跟他收藏的青年画家曾浩先生的油画作品几乎是一个翻版。到底是曾浩剽窃陈逸飞的作品?还是陈逸飞剽窃曾浩的作品?抑或第三人剽窃曾浩作品后,署上陈逸飞的大名进行拍卖?董荣亭先生称“不得而知”。此前曾有媒体报道说,陈逸飞的好友、著名画家杨明义认为署名陈逸飞的《飞天》百分之百是假画,他说,“陈逸飞在美国画过一幅类似题材作品,但是画面上只有一个舞者。陈逸飞的好友、我表哥吴健还临摹过这张画,后来卖了,陈逸飞还开玩笑地说钱应该分他一半儿。”“不过是有人想借题发挥,想通过陈逸飞的名声来炒作自己。对此,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要去理他。”和陈逸飞为忘年之交的著名艺术策划人、荣宝拍卖公司顾问武劲认为。李正国说,两件作品相比较,相似性较为明显。《飞天》画上有“2004年中秋佳节陈逸飞于沪西”字样,说明其创作时间晚于曾浩创作《天籁》的时间。根据《著作权法》规定,如果《飞天》作品是陈逸飞所作,陈逸飞就涉嫌侵犯了曾浩的著作权;如果作品是他人假冒陈逸飞名义所为,假冒者不仅涉嫌侵犯了曾浩的著作权,也涉嫌侵犯了陈逸飞的署名权。于拍卖公司而言,《拍卖法》第六十一条第二款规定:“拍卖人、委托人在拍卖声明不能保证拍卖标的真伪或者品质的,不承担瑕疵担保责任。著作权人有证据证明拍卖人明知拍品是侵犯他人著作权的作品而仍然拍卖时,拍卖人应对著作权人承担责任。”到记者发稿时,这件剽窃案仍然扑朔迷离毫无进展。本报将继续对此事件予以关注。链接陈逸飞,当代著名画家,在多个领域卓有建树,2005年4月10日病逝于上海时,离59岁生日仅有两日之遥。陈逸飞1965年毕业于上海美术专科学校。60-70年代创作了《黄河颂》、《占领总统府》、《踱步》等知名的优秀油画作品。1980年旅美后,专注于中国题材油画的研究和创作。短时间里获得了艺术界的承认,他的作品先后在纽约国际画展、新英格兰现代艺术中心、史密斯艺术博物馆和布鲁克林博物馆展出,成为闻名海内外的华人画家。早在1999年4月20日,他的一幅《浔阳遗韵》已经拍出297万元的高价。距去世最近的一场拍卖,即2004年11月21日北京瀚海秋季大拍中,作品《上海滩》成交价为170.5万元,而且该幅作品为他2004年的近作。

位于浦东银城东路的王朝大酒楼店堂中央,有一幅宽3.8米、高2米的巨幅油画《飞天》,通过其下方的铜牌可知,这是艺术家曾浩的作品。巧合的是,在去年红太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在北京举行的秋季拍卖中,也有一件构图与此极为相似的《飞天》上拍,而作品右下方的签名则是陈逸飞,创作时间为2004年。今年的第一期《收藏界》杂志上,红太阳发布“拍卖《飞天》”成交价为825万元。但这一理应是爆炸性的大新闻却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媒体和业界广泛认可的最高纪录,是2005年12月6日上海保利秋拍中拍出的《晨曦中的水乡》,落槌价610万元,加佣金后的成交价671万元。媒体和拍卖界为何对更早之前的825万元视而不见,却只认可671万元?画面:两画体形悬殊内容相似上海东方早报记者日前来到王朝大酒店浦东店,看见悬挂在酒店大堂的“王朝《飞天》”,尺幅庞大。作品是曾浩擅长的敦煌题材代表作,以一位反弹琵琶的飞天少女为核心依次展现,画面右下方有艺术家签名及创作时间2002年。王朝大酒店当班的餐厅经理说,浦东店于2003年8月开张,在开张前的装修时就已把该画作为设计布局的一部分。这一说法得到了王朝酒店董事长董荣亭的证实,他表示自己在2002年11月的艺博会上一眼看中了这幅巨大的作品。据了解,此画的购入价格在10万元以上,这在当时是一个不小的数字。红太阳宣传资料显示:“红太阳《飞天》”高92厘米,长183厘米,有“2004年中秋佳节,陈逸飞于沪西”的签字,这个时间说明其创作时间晚于“王朝《飞天》”,不存在“王朝《飞天》”临摹“红太阳《飞天》”的可能。对比两张作品,“王朝《飞天》”颜色偏暗,而“红太阳《飞天》”则用了更为艳丽的颜色,两幅作品的人物布局和构成细节元素非常相似,但“红太阳《飞天》”比“王朝《飞天》”少了两个人物,分别位于反弹琵琶者的左右两侧。这两个人物在“王朝《飞天》”中只有头部,颜色很暗。据了解,目前出现的一些临摹假画,都是跟原作极为相似,但缺少某些看不清或不容易处理的细节。成交:“红太阳版”拍出天价据悉,红太阳拍卖公司进行油画拍卖专场的时间为2005年11月26日,该公司登在《收藏界》上的秋拍总结称:“此次其作品《飞天》不负众望,拍品以80万元的价位起拍,……经过30多轮激烈竞价后,方以825万元成交,又一次打破画家本人成交的最高纪录。”陈逸飞去世后,其作品上拍一直是国内各家媒体追逐的对象,“红太阳《飞天》”的825万元高价产生之前,陈逸飞作品的最高价是上海崇源《大提琴少女》创下的550万元。825万元的成交价显然是个爆炸性新闻,但奇怪的是,这一新闻并未引起媒体的广泛关注,将“陈逸飞”和“《飞天》”键入网络搜索引擎,只有一个名为“小小书法网”的BBS上有一张图片和简单介绍。曾浩:“红太阳版”仿冒欲诉讼记者前天就此事拨通了曾浩的电话,他表示,“红太阳《飞天》”是有人仿冒,这是对自己艺术成就和地位的不尊重,打算提起诉讼。“我的经纪人已经就这件事情联系了这家拍卖公司,要求他们提供买方和卖方的资料。”他表示。但对于记者提出的诉讼对象和具体日程等,他表示经纪人刘先生更为了解。曾浩的经纪人刘先生表示现在此事“不宜报道”,当上海东方早报记者昨天再次拨打曾浩电话时,他说上海东方早报记者只看到事情的表面,还有很多更复杂的情况需要调查,对于上海东方早报记者提出“是哪些复杂情况”的追问,他则表示“无可奉告”。记者昨天电话联系了红太阳拍卖公司的董事长方宇兴,他说确实有人来索要“拍卖《飞天》”买方和卖方的资料。但根据《拍卖法》,这些资料是要严格保密的。“画面内容曾浩并未注册,他可以画,陈逸飞也可以。如果他认为这样是侵权,可以找画上署名的陈逸飞或他的家人索赔;如果是有人冒用陈逸飞的名字画了这件作品,向作品提供者兴师问罪的也应该是陈逸飞的家人。”他说。“红太阳《飞天》”的若干假设从哪里来?假设一:陈逸飞所画“红太阳《飞天》”上注明的创作时间是2004年,这个时候陈逸飞还在世,有机会看到2003年已经公开悬挂的“王朝《飞天》”并模仿。这件《飞天》与陈氏画风格格不入,敦煌题材在已知的陈逸飞作品中也从未出现。陈逸飞的弟弟、知名画家陈逸鸣看到“红太阳《飞天》”的图片后,马上就口气坚决地表示陈逸飞从来没有画过这个题材的作品,“我哥哥没有画过这个类型的作品,尤其不会画别人已经画过的内容。”但红太阳拍卖公司的董事长方宇兴在接受上海东方早报记者采访时则说:“陈逸飞的亲弟弟也不能证明陈逸飞没有画过这张画,难道他弟弟从陈逸飞出生到去世之前每天都跟他在一起吗?没有!他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陈逸飞没有画过这张画。”假设二:曾浩所画将曾浩和陈逸飞的名字一起在百度上搜索,“中国美术家”网站的BBS上有一张图片,构图与陈氏作品《大提琴少女》相似,图片说明为“曾浩临陈逸飞作品”。这或许可以说明曾浩对陈氏画风的认可与仰慕之情。如果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艺术家将自己的一件成熟作品重新画一幅,署名像陈逸飞这样红得透顶的大家,将之送拍,在时机成熟时并就此事上诉、维权的话,虽然获得赔偿的可能不大,但受到的关注肯定不少,名不见经传有可能在一夜之间变成全国闻名。假设三:第三者所画某个造假者为了巨额的经济利益,模仿了“王朝《飞天》”的画面,并署上陈逸飞的名字,将其送拍,从中牟利。这种可能性相较前两种来说比较大。但同样存在疑点的是,通常的造假者都是模仿著名艺术家的典型风格作品,这样更容易出手,而不是以风格大相径庭的作品充数。到哪里去?假设一:曾浩买的。如果曾浩为了炒作自己,可以将这么一幅不像陈逸飞作品的画拿到拍卖公司,正常的收藏家购买的可能性不大,多半还是被炒作者自己买回去了,这一炒作的代价是要付给拍卖公司买家和卖家两方的佣金,也就是成交价的20%,为165万元。花这么多钱来炒作自己,代价是否太大了些。假设二:假拍某些拍卖公司为了让自己公司出名,往往借来一些“大有来头”的作品,创造某些轰动的纪录,以此引起媒体和公众的关注,扩大自己的影响。但是,进行此次拍卖的红太阳公司并未在媒体对这一成交价格进行过多的渲染,除了今年的第一期《收藏界》杂志上,红太阳总结该公司去年业绩时提到“拍卖《飞天》”成交价为825万元,并未在其他媒体上发布。假设三:傻帽某人财大气粗,热爱艺术,仰慕陈逸飞,但对艺术品行情及陈逸飞的绘画风格毫不了解,不惜重金购买,不管是不是真迹,只买贵的,不买对的。假设四:洗钱简单地说,洗钱就是将从事非法活动或犯罪所得的赃款,通过银行等金融机构中转或采取其他特殊方式掩盖其非法的性质和来源,使之合法化。如果有人自己送拍作品,并找“托儿”为其提供资金将作品买下,这笔钱中除了上下家共付的20%拍卖佣金外,其余款项就可通过拍卖公司顺利合法地回到送拍人手上。“红太阳”做过这些买卖在2005年初红太阳迎春拍卖会上,两件被称为从清朝宫廷流散海外多年的珍贵文物———乾隆万福吉祥灯和宋徽宗《桃竹黄莺卷》分别以6600万元和6116万元的价格成交,刷新了当时国内单件艺术品拍卖的纪录。但据《北京晨报》报道,2004年中贸圣佳拍卖公司曾以9.2万元拍卖过一件宋徽宗款的《桃竹黄莺卷》,该画和当事公司以6116万元拍出的画作不但在绘画内容、质地上“完全一致”,就连画卷上的一些褶皱、墨迹、修补痕迹、印章位置都完全一样,甚至连缺口、污渍等4个细微之处也一致。2005年春拍,该公司拍卖陈逸飞遗作《六吉图》以605万元的高价成交,据称是创了陈逸飞作品最高纪录,但此纪录一直未受到业界认可。2005年秋拍,红太阳拍卖公司上拍11件刻有文字的古象牙,据介绍,“这11片象牙上的文字具有西周时期文字的典型特征。甲骨文字形不规范且多方笔,极难辨认,而‘象牙文’则‘构架完美’,是比较成熟的文字。”这批象牙的成交价为6380万元。此前,国内没有同样物品的拍卖纪录,可作为参考的是,2004年上海崇源春拍中拍卖过20片甲骨文,成交价为5280万元。

图片 1

编辑:admin

编辑:admin

编辑:admin

陈逸飞生前其画作就是艺术市场中的“蓝筹股”,去世后,其画作价格更是在一年中涨了4倍。在陈逸飞去世一周年之际,陈逸飞的亲朋好友和艺术品投资专家,向记者揭秘了陈逸飞假画的有关情况。去世一年后画价涨4倍有关统计资料显示,2004年5月,陈逸飞油画的拍卖平均价格为5.6万元/平方尺,2005年4月陈逸飞去世,5月的价格马上飙升到22万元/平方尺,目前,陈逸飞油画的价格在24万元/平方尺左右。2005年年底,北京中鼎拍卖公司拍卖的陈逸飞遗作《提笼少女》352万元成交;2005年12月,上海保利拍卖公司拍卖的陈逸飞于1988年创作的《晨曦中的水乡》以671万元的价格成交,是目前陈逸飞画作拍卖的最高价格,大约合70万元/平方尺。拍卖公司紧盯陈逸飞今年4月是陈逸飞去世一周年,京城各大拍卖公司即将展开的春季拍卖会中,集中了不少陈逸飞的画作。记者了解到,今年6月开槌的嘉德公司春季拍卖会中,将推出4幅陈逸飞油画,分别是《威尼斯水乡》、《周庄水乡》以及一幅仕女人物画与一幅西藏题材的人物画。该公司油画部负责人刘刚介绍,这四种题材是陈逸飞比较擅长的,嘉德公司推出这4幅作品,也是为了纪念陈逸飞去世一周年。北京中鼎拍卖公司2005年拍卖了一幅陈逸飞《提笼少女》,以352万元的价格成交,在5月28日举槌的中鼎2006年春季拍卖会中,一幅估价120万元至150万元的《周庄水乡》将登场。中鼎拍卖公司艺术总监刘童童表示,如今陈逸飞的油画是艺术品市场中的“绩优股”,有不少收藏家喜欢他的画作。6月份举行的华辰公司春季拍卖会中,也有一幅陈逸飞《执扇仕女》上拍。《飞天》是抄袭还是假画?在陈逸飞画作被艺术品市场看好的同时,假画的隐忧也渐渐显露出来。近日有业内人士爆料,去年北京某拍卖公司拍出的“陈逸飞油画《飞天》涉嫌抄袭,在上海发现了一幅与《飞天》极其相似的作品,也叫《飞天》,署名为曾浩,而这幅作品买者购入时间为2002年,比署名陈逸飞的《飞天》创作早两年。”记者注意到,两幅《飞天》内容极其相似,署名为曾浩的《飞天》颜色较暗淡,画面偏柔;署名陈逸飞的《飞天》颜色较艳丽。两幅画均以一位反弹琵琶的飞天少女为主要人物。不过署名陈逸飞的《飞天》少了两个人物。曾浩版《飞天》的收藏者某酒店董事长董荣亭介绍,该作品是他在2002年11月的艺博会上看中的,购入价格在10万以上。署名为陈逸飞的油画作品《飞天》,在2005年11月由红太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在北京拍出825万的高价,这幅作品在右下角的署名为“2004年中秋佳节,陈逸飞于沪西”。《飞天》到底是涉嫌抄袭,还是有人借陈逸飞的名头制作假画?至今尚未有定论。记者联系到拍出《飞天》这幅作品的拍卖公司负责人方先生,但他认为“这个事情没什么好说的,拍卖公司在法律程序上没有一点毛病。”便不愿再多说。靠模仿陈逸飞糊口有关专家表示,虽然《飞天》事件尚未有结果,但近年来“陈式绘画”已经成为许多“行画家”追随模仿的重要目标之一,而且很多人以此赚钱糊口。曾经以297万元成交的陈逸飞《浔阳遗韵》,仅花2000元左右便可买到仿作。一位仿陈逸飞油画已有25年之久的画工透露说,仿制陈逸飞的画销量非常好,平均半个月就可销售出两三幅。一张80厘米×100厘米的《浔阳遗韵》可以卖到2000元左右,60厘米×90厘米的画也可卖到1000元左右。当记者问及这样模仿别人的画作是否涉及版权问题时,这位画工闭口不答。近年来拍卖市场上出现了一些陈逸飞作品的赝品,价格大都在万元至几十万元,基本都是模仿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人物油画。《飞天》不是陈逸飞画的“这个问题不用多说,谁都能看出署名陈逸飞的《飞天》是假画。”陈逸鸣说。陈逸飞的好友、著名画家杨明义也认为署名陈逸飞的《飞天》百分之百是假画:“陈逸飞在美国画过一幅类似题材作品,但是画面上只有一个舞者。陈逸飞的好友、我表哥吴健还临摹过这张画,后来卖了,陈逸飞还开玩笑地说,钱应该分他一半儿。”“不过是有人想借题发挥,想通过陈逸飞的名声来炒作自己。对此,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要去理他。”和陈逸飞为忘年之交的著名艺术策划人、荣宝拍卖公司顾问武劲认为。陈逸飞因揭露假画被恐吓“现在陈逸飞的假画太多,有些简直不像样的作品居然能拍出100多万元,笔触、签名都打着陈逸飞的牌子,而且送拍人都说是他的好友,作品是他生前赠送的。”杨明义说。“有一年,在苏州的某拍卖会图录里,我发现了一张署名陈逸飞的素描画作,一看便知是假的,便打电话给陈逸飞。陈逸飞也说是假的。不久后,就有人给他打匿名电话,说最好承认是真的,否则不客气。陈逸飞就说‘刀架在我脖子上也不会承认,要来尽管来’。”杨明义回忆。后来根据多方面的线索分析论证,给陈逸飞打电话的是某些造假者。陈逸飞画价可能下跌武劲说,伴随近期陈逸飞画作价格的不断攀升,去年市场上假画开始大量出现,今年假画的数量更多。再加上一些人的借题发挥,可能会形成泡沫。所以武劲估计,今年的艺术市场陈逸飞画价可能会受这些因素的影响而下跌。武劲说,尽管市场现在流通着一些质量不高、可能为别人代笔的陈逸飞应酬以及题材雷同的作品,但这绝不能代表陈逸飞的艺术水准。陈氏画作将稳步升值中鼎拍卖公司艺术总监刘童童认为,陈逸飞的传世画作数量本就不多,而且他这种用西方油画表现东方文化的艺术风格比较独特,再加上陈逸飞是具有一定国际影响力的画家,所以陈氏画作具有一定的投资潜力,长线预期看好。陈逸飞今年突然暴涨的可能性不大,而是将合理、稳步升值。

编辑:admin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栏目热搜词

关于我们

网址: http://www.jimoon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