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www.462.net有限公司

新闻资讯

上海双年展走进南靖土楼,树的记忆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20-04-01 12:11 浏览量:178

上海双年展要来漳州了!昨日记者获悉,上海双年展特别项目《中山公园计划》将于12月18日在漳州揭开它的神秘面纱,这是漳州与台湾当代艺术界的首次交流,也是近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艺术盛会。

新年元旦,2012年第九届上海双年展的特别项目“明园·中山公园计划”漳州站启动,其中的重头戏《方圆造境·土楼剧场》特别展演在南靖县云水谣景区举行。

www.462.net 1

资料图片

据了解,本次活动中,有最早使用漂流木创作的阿美族艺术家拉黑子·达立夫,善于利用自然材质表达对大自然深刻情感的台湾鲁凯族艺术家峨冷·鲁鲁安,以及多位漳州本土艺术家的共同参与,用影像、装置、互动多媒体等艺术形式追寻漳州的城市记忆。届时,两岸艺术家将共同探讨城市发展与城市记忆的主题,进一步推动漳台两地的艺术与文化交流。

上海双年展作为亚太地区最重要的当代艺术展之一,有着“当代艺术的奥斯卡”之称,其特别项目“明园·中山公园计划”邀请海内外众多艺术家参与,在两岸八个城市共同实施。

潘大谦与吴玛俐

上海双年展特别项目中山公园计划展漳州站

漳州站活动吸引了台湾知名艺术策展人吴玛悧、罗秀芝和艺术家潘大谦,以及厦漳两地的视觉艺术家。元旦小长假期间,他们在云水谣景区举办的《方圆造境·土楼剧场》迎新展演,将呈现包括电影、当代水墨、表演、显影绘画、夜光装置、声音装置等艺术形式。

上双特别项目在南靖土楼启动

中国传统社会以宗族血缘为纽带,社区的公共空间是宗族祠堂,和一些与家族生活密切相关的实用生活场所,如水井。农耕时代结束之后,在中国由传统社会重新组织为现代国家的转型过程中,新的公共空间形式应运而生,遍布中国城乡的中山公园无疑是一个典型的案例。它们往往集政治记忆、休闲景观、文化娱乐、体育乃至于博物馆、图书馆等功能于一体。

本月,“明园·中山公园计划”还将在漳州市区中山公园、碧湖规划展示馆等地举行活动,届时两岸艺术家将以艺术为媒,就漳州的城市发展和城市记忆进行对话交流。

两岸艺术家方圆造境 展开驻地创作交流

中国各地的中山公园创设于1927年孙中山逝世后,各地纷纷把私人花园、前朝皇家苑囿等改造为公园,这本身是把家族血缘认同转换成国家认同的一个过程。在中山公园纷纷兴建的过程中,中国的百姓转换成了公民。对中山公园的研究势必扩展成为对于中国近代历史和文化变迁的深入思考,尤其是对于现代化进程中的视觉文化塑造的思考。

旋转的制茶机器,古朴的土楼民居,现代城市生活的喜怒哀乐12月17日起,来自海峡两岸的策展人、众多艺术家齐聚南靖云水谣景区进行艺术采风、驻地创作。12月22日晚,台湾艺术家潘大谦带来他的影像作品《似曾相识》,在官洋村水云居为到场的策展人、艺术家及游客进行展映。潘大谦的作品素材采集自云水谣土楼,而经其精心剪辑的影像效果则别具魅力,这种让土楼文化与当代艺术对话的方式,博得频频称赞。当晚的展映交流是第九届上海双年展特别项目明园中山公园计划《方圆造境土楼剧场》活动的一个主要内容。

2003年我开始在中国美院教书,带学生所做的第一个项目,就是要求学生对每个人自己家乡的中山公园进行调查。最后的作业形式是要求调查者为这座中山公园提交一个公共艺术方岸。当时我刚到美院,要把社会学、人类学调查的方法引入美术学院,只是随便抛出一个项目让学生操作。这个项目,在我的想象中,应该符合这样一下标准:1、连接着现代和传统;2、连接着个人和族群、社会;3、既能够深挖历史的根脉,有有其视觉化的机缘。4、在每个人身边都有,人人可以操作。中山公园计划符合这四个标准。

台湾著名策展人罗秀之,客家人后代的她第一次在漳州见到梦萦魂牵的土楼

当然,这也直接来自我个人对于漳州中山公园的记忆。我少年时几乎日日造访仰文楼,向住在楼梯顶端的范益民先生请教书法,听王作人先生用文读的闽南古语吟诗。范老师曾经指给我看《咸通碑》在公园里所处地点。文革时此碑被砸破,碎片被范先生含泪收拾,偷藏在图书馆楼梯间下面的犄角旮旯里。恩师都已仙逝,那些石片而今安在哉?

土楼文化具有非常厚实的艺术养分,同时它的养分又非常需要当代艺术的方式去挖掘、介绍、诠释,甚至是再创造。来自台湾的知名艺术策展人罗秀芝说到。据了解,参加第九届上海双年展特别项目活动的艺术家及合作团体包括台湾知名艺术策展人吴玛悧、罗秀芝,台湾艺术家潘大谦,漳州的视觉艺术家、来自中国美术学院总体艺术工作室的青年艺术家。《方圆造境土楼剧场》将呈现包括电影、当代水墨、表演、显影绘画、夜光装置、声音装置等艺术形式,活动将持续到明年的1月3日。两岸艺术家将在前期广泛采集素材进行创作,并于12月31日至明年1月3日在云水谣景区举办《方圆造境土楼剧场》迎新展演。

2005年开始,我和台湾策展人罗秀芝开始对话,交谈现代化历史给两岸造成的族群认同问题。客家的迁移,历代台湾知识人的文化认同,公园和休闲生活的关系,现代化进程中公共空间的建构和公民意识的建构,等等,都在讨论的议题当中。经过讨论,我们整理出了几个核心的要点:

漳州在地艺术家们

1、记忆如何保存及被表达;2、族群认同的建立过程;3、中山公园作为传统价值观和现代社会需求的讨价还价之场所;4、个人如何被重新组织在现代民族国家叙事里面。

而随着2012年第九届上海双年展特别项目土楼站的启动,该活动的下一阶段将于明年一月份在漳州市区的中山公园、碧湖规划展示馆举行,届时两岸艺术家将就以艺术为媒,就漳州的城市发展和城市记忆进行对话交流。

2012年,当我有机会把近10年的思考表现在上海双年展的策展结构之中的时候,中山公园计划很自然地浮现出来。上海双年展的总主题重新发电,包含了强烈的社会动员意志。同时,在对它进行展开阐释的时候,对历史回访的关注,对共同体和社群意识的强调,都需要比仅仅是展厅呈现更主动的社会行动来担当。在这个架构中,中山公园计划会在核心都市之外,在普通人的日常生活之中,来展开一系列的发问:

《回家的路》上海双年展特别项目明园中山公园计划

今天,如果血缘、姓氏这样的古典族群认同技术已经无效,甚至于民族国家的名号也难于激励共同情感,阶级这样的意识形态认同被现代政治所败坏,我们是否应该让共同体建构的权利拱手让渡给资本和媒体?是的,资本在不断建构或者制造认同,把我们变成不通层级的消费者,并作为一个团体展开研究。媒体把我们想象并塑造为大众,让我们单向地与之发生关联,而我们之间互不关联。在这种时代中,如何重新遇见他人,如何重新拥有公共场所,这都关系到我们将如何重新属于社会。

www.462.net,观念水墨:介入问题之中

就聚集人群的地方而言,它们曾经扎根于四方的需求,用于会晤,交往,成为公器。事实上,先有人群聚集交往,后有公园。而今天的公园,提前规定了我们如何锻炼,如何休闲,如何择偶,如何被娱乐和被推销,乃至如何政治。这个现代的空间,依照民族国家的公共生活想象而建造。(民国时最早修建的中山公园之一是厦门和漳州的中山公园,当年的漳厦警备司令部筹办公园的计划书,为我们详细展开了一整套现代国民生活设计。)今天,它被全球化大潮席卷而去,地方化虽然依然在以植物和饮食、口音的方式顽强抵抗,但媒体和资本的力量,正在越来越把地方化变成一种刻意的表演。于是我们在不同的地方,看到关于不同的地方化内容的相同表演。在今天,如何重新获得地方,也是我们的问题。

邱志杰:上海双年展的地图

第三个问题是,艺术可以做什么?发生在中山公园里面的哪一些事情,是我们期待艺术去更好地承担的。在这座公园里面,有地方性的植物和全球化的商品,有带着乡音和外地口音生活着的人们,有乡人和外人,有俯视后人的开国者雕像,和讲故事的人。这个人们愿意离开家和单位而来临的场所,正是艺术可以作为之处。只是这里的艺术应该和美术馆里面的有哪些不同,怎么去做,有什么用,所有这些,都还需要有所计较。

编辑:admin

历史文化名城漳州的清代府衙,在民国时期由陈炯明建设为漳州第一公园,后改为中山公园。数年后漳州被中央红军攻陷。今天的漳州中山公园,清代府衙仰文楼成为孙中山纪念馆和画院,何应钦的碑文和闽南革命烈士纪念碑在同一广场上相对。说书人、南音传人在这里表演。漳州中山公园及其附近的老城区,成为探讨集体记忆和都市文脉的典型场所。

本计划拟在中山公园内举办一系列展览,赵婧妍的《府埕故事会》以本地小学生讲述的故事为蓝本,发展出一系列连环画绘本,成为一个阅读中心,勾连起老公园的记忆。将展出福州的油画家陈宗光的《老蔡游园记》系列油画,讲述了一个极端平庸的小市民老蔡在公园的手足无措和平衡的努力。台湾艺术家高峻宏的《愉快货币计划》是一座将公园古柱亭改建成的银行,以手制地方货币的概念,与周边台湾路、民主路、香港路等民国老城区中老街上的民间艺人合作,讨论劳动价值和乡民契约。台湾艺术家孙懿柔的录像装置《穿越历史的虫洞》,则是对台湾红毛城历史的个人化解读。大陆摄影家何崇岳带来的《人口老龄化》系列摄影,走访了中国各地农村因青壮年悉数进城而形成的空巢村庄,老人们聚集在各种乡土建筑之前合影的身影,诉说着一代人的奉献和成就。

与此同时,在漳州碧湖市民生态公园内的碧湖展示馆,这个充满未来主义意志的场所,我们将植入一个向后看的展览。漳州艺术家杨晖早在这里被开发为市民生态公园之前,就对如今已经消失的四个村庄进行了长期的影像和声音采集,形成了碧湖声音地图。另一位本地艺术家吴明晖的《公园植物考》,则与碧湖公园移植来的植物形成概念上的连接与比照。闽南自古侨乡,植物的历史并不象粗看上去那么自然而然(例如番薯其实不是地瓜,而是从南美在明末传入此地,而后遍及中国,营养了明末清初的人口大爆炸)。而今年来中国各地的开发区,植满大量树干移植后重新在顶上长出细枝,导致造型十分趣怪的植物。我们特意运来的作品,都是与乡土生活记忆为核心展开的。例如台湾原住民艺术家阿美族的拉黑子达立夫的漂流木雕塑、台湾鲁凯族艺术家峨冷鲁鲁安的椰子纤维雕塑、大陆艺术家邬建安的铜雕等。这些作品居然远远近近地和树木相关。

除了这些短暂的展览,漳州站计划谋求未来在漳州落地建立漳州城市记忆中心。城市记忆中心既是一系列展览计划,也是一个文化活动的策划机构。它出现在城市快速发展的转型期,致力于延续城市文脉,采集集体记忆,参与公共议题的讨论和引导,并集合学术力量,为城市发展和公共政策的制定提供参考,一定程度上扮演智库的职能。它将成为政府、民众、知识精英三方良性互动的平台。城市记忆中心将以公共体故事会、乡贤系列展等方式展开工作。作为一种公共文化设施,它可以理解成一种新的社会器官,在民众中培育尊严感和自治精神、互助精神和共同体情感,缓和发展与记忆的矛盾。

中山公园计划是中国当代艺术接通地气,把根系伸向民众之间的新一轮的努力。它有三个向度,一个是时间上的,一个是空间上的,再一个是精神上的。

时间上,中山公园计划一方面把上海双年展的启动当作起点,发生在整个双年展的期间,有些项目甚至成为落地永久存在自行发展的项目。时间向度的另一端,则是回顾整个中国的现代化历史。

空间上,中山公园计划把上海的当代美术馆作为出发点,深入到闽西南的土楼、漳泉厦的中山公园和老城核心区、金门、淡水、花莲等地,再回到上海。努力让当代艺术走出核心都市,与更广阔的人群互动。同时,在上海浦东机场的项目则连接国际和远方。正如树木,一头是深入的根系,一头是伸展的枝叶。

精神上,中山公园计划是一种寻根,是一种回家,但是是回到未来。整个中山公园计划充满了个人命运与历史命运相交缠相塑造的案例。发生在各地的社会空间之中的大量的对话、交流,探讨的议题,无非是如何让我们的公园中走动着公民,是如何让民学在中国复兴。而这在中国,是一种被期待的未来。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栏目热搜词

关于我们

网址: http://www.jimoon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