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www.462.net有限公司

新闻资讯

启笛书法展在北京荣宝斋举行,你怎么看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9-12-19 16:15 浏览量:193

16日,著名书法家启笛书法作品展在北京硫璃厂荣宝斋举行。启笛楷书、行草、隶书等数十幅力作隆重推出。展览作品有唐诗宋词、毛主席诗词及名言警句,作品形式有中堂、横幅、斗方、对联、扇面,博得了许多观赏者的普遍好评。启笛先生,数十年临池不辍,便临名家碑帖,尤于王羲之、颜真卿、柳公权、怀素、米芾浸润久长,逐渐完成了骨、韵、势、气等方面的整和。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从师郭沫若,被收为关门弟子。兼学诗文绘画,注重学识修养。善行草、小楷,兼魏碑、隶书。讲究结体、布局、行气。书作俊秀潇洒,气运贯通。启功先生高度概括启笛书法并题词“王羲之的根基,郭沫若的气势“。近几年,启笛先生的作品多次入选国内外重大书展,被人民大会堂、毛主席纪念堂、军事科学院和博物馆收藏。作为国家礼品赠送克林顿、西哈奴克等外国领导人。为澳门特首何厚铧楷书施政纲领。出版了《中国书法简明教程》、《启笛书毛泽东诗词67首》、《启笛楷书唐诗三百首》。近几年连续多次在国内外举办书法展。2000年5月中央电视台播出《山路弯弯》启笛书法专题片。启笛先生曾参加过国务院总理《政府工作报告》及“科学发展观“等重要文本的起草工作。他热心支持社会公益事业,多次捐赠作品扶贫济学,1998年启笛先生义卖书画捐献30万港币、5万美金支援水灾地区。

问:郭沫若曾公开撰文指《兰亭序》不是王羲之真迹,乃唐朝伪作,你怎么看?

【千千千里马原创-兰亭序-真假】《兰亭序》的真假问题,已经有50多年的历史了。

图片 1

编辑:admin

图片 2

所谓是《兰亭序》真假,不是真迹不真迹的问题,而是王羲之时代有没有这种书法存在的问题。

清代李文田行楷作品

谢谢邀请。 关于这个问题,我是这样看的:此为郭氏臆识看法,毕竟是一种认为、猜想而已,也包括他的眼光和学识等等。尽管这样,他仍然是不放心的、也不知道自己的看法是不是真正正确,还是发生了他认为李世民将其带入土里面去了之说。郭氏这样认为,就说明了郭氏还是存在好奇心、想确认其真伪而已,郭氏曾经打报告请示周恩来总理,要求挖掘李世民之墓地,亲眼目睹为是。可惜,周总理未批准如此要求,至于此事无果告终了。其现存于世墨迹,可能都是不同人、不同时间之摹本。对于该帖,现在的人多少带有崇拜之心理,吹的神乎其神。就是真迹又怎么样呢?!在我看来,看看读读而已。也不是什么大不了事。一味把时间用于此,似乎太浪费时间资源之感呢!劝慰有志于书法艺术学习者,还是把有限的时间用于应该去做、应该完成之事情上去吧!我以为还是自己去操点真硬本事为妙哉善哉。

当时提出这个问题的理由,是因为在南京出土了两个东晋的墓志。

李文田(18341895)是清代著名的蒙古史研究专家和碑学名家,字仲约,号若农、畲光,广东顺德人,咸丰九年(1859年)探花,历官翰林院编修、南书房行走、内阁学士、礼部、工部右侍郎等,晚年乞归故里,主讲广州凤山、应元书院,在广州筑泰华楼,藏书甚富,著有《和林金石录》、《元史地名考》、《元秘史注》等。

感谢邀请

一个是《郭琨夫妇墓志》,一个是《王兴之夫妇墓志》,这两个墓志都是隶书书写的。据考证,王兴之就是王羲之的同辈人。这就引起郭沫若的学术敏感和重视。

李文田既是学者,也是书法名家。他对《兰亭序》的辨伪为百余年来《兰亭序》的论辩揭开了序幕。他首先提出《兰亭序》的文章作者不是王羲之,并阐述了理由,后来郭沫若也赞同此说,认为《兰亭序》是王羲之七代孙、陈代永兴寺僧人智永所写;其次,他从书体上否定定武本《兰亭序》为王羲之笔迹,郭沫若也更进一步推断,这个墨迹本应该就是智永所写的稿本。虽然这段公案至今尚未尘埃落定,难分谁是谁非,但因李文田率先提出的质疑,使书法史上这段极富传奇色彩的悬案变得更具学术性和挑战性。李文田在《兰亭序》研究中的开创之功是会永远载入史册的。

郭沫若对《兰亭集序》真伪的讨论,是基于当时新发现的一些历史文物的出土而提出的。它是有一定的实物基础的。东晋《高崧墓志》被发掘以后,从出土高崧墓志上大致可以辨认出墓志上的字体与唐朝的字体有很大的相似度,这就成了一个很有力的佐证。郭老怀疑《兰亭序》是智永所书。我们从智永的《千字文》中可以肯定,其字体与《兰亭序》的字体十分相似,这也得到了大家的公认。后代许多大家也认为,智永继承了王羲之的笔法,而且又有发扬光大。这就从反面上证明了,《兰亭序》有可能就是智永所写的可能性。如果再仔细看《兰亭序》与王羲之的其它手札信件,其书写风格特征又与《兰亭序》是字体和特点有很大的差别。

图片 3

李文田的书法不仅在岭南书坛占有重要地位,在全国书法史上,他也是值得大书特书的重要人物。

这场讨论,在一定程度上使中国书法在人们的眼中又一次的闪耀了古代文化灿烂的光辉,也是人们关注古代书法作品的一次很好的展示机会。问题越辨越明,道理越说越清。春秋战国时就曾出现过百家争鸣,那是思想文化的大碰撞,产生了许多对后有世巨大影响的理论和思想。也是对从类社会的精神财富的重大贡献。我们也希望当代人都来关心我们的文化发展事业,传承好中华优秀文化。

《王兴之夫妇墓志》之一。隶书的体没有改变过来,但是,已经与汉隶不同了。​​

李文田的书法以行书和楷书为主。他早年专习欧阳询,后来博采汉至唐诸碑,尤以魏碑为主,参以邓石如、赵之谦等名家笔法,形成了自己的书法风貌。他的楷书多参以隶意,用笔肥重,结体谨严,如广东省博物馆所藏楷书八言联(清规雅裁兼擅其美,赏心乐事所寄伊人)便是这种体势,或许这是与他长期从政、受阁体影响密切相关的。

关于“兰亭论辨”,有兴趣的朋友看一下《启功口述历史》中的《启功谈“兰亭论辩”》,就全明白了。

郭沫若认为,《兰亭序》为什么一点隶书的笔意都没有?这不可能是真的。

李文田也长于篆书、隶书,其篆书主要得力于汉代的碑额,后来则受到邓石如、赵之谦的影响。现在所能见到的很多篆书是他所题写之横额,运笔稳重,能得汉人遗韵。马国权在《明清广东书势》中称其篆书是大家风度,从岭南历代擅写篆书的个案考察来看,李文田是可以称得上大家风范的。他的隶书则受《西岳华山碑》的影响。

郭沫若真的认为《兰亭序》是伪作?

于是就产生了一次旷日持久的《兰亭序》真伪大论战。

编辑:陈荷梅

稍为年长一点的朋友应该清楚,上世纪六十年代的那场运动,是从批判《海瑞罢官》开始的。

由于当时政治背景特殊,讨论并没有就学术论学术。

而在此之前,曾经寻找过多个切入点或突破口,其中之一就有1965年发动的《兰亭序》真伪之辩。

郭沫若认为,《兰亭序》的书法,根本不可能在王羲之时代产生,而应该在隋代产生。

在一些人眼中,一个小小的学术问题,可以上纲上线到唯物史观和唯心史观的大是大非问题。

于是,他就认为《兰亭序》是智永伪造的。

据启功先生讲,一次陈伯 达得到一本定武本的 《兰亭序》,后有清代李田的跋,跋中就以《兰亭序》不是方笔而是柔笔断定它是假的。陈伯达把这样一本《兰亭序》 及跋送给郭老,目的很明显,就是让郭老带头从这方面做文章,看是否能钓上 大鱼来。

郭沫若的这个说法是站不住脚的。如果智永伪造了王羲之的书法,那么,智永的书法来自何处? 难道智永创造了《兰亭序》这种书法?

郭老接到这样的“圣旨”,自然 也明白其中的用意,便做起文章。他结合一些新考证,写了一篇《由王谢墓志的出土论到兰亭序的真伪》,断定《兰亭序》是假的。

图片 4

郭老一个人说不行啊,还得拉上几个有份量的,于是启功被看上了,郭通过钱杏邨先生找到启功,让他写一篇文章,必须说《兰亭序》是假的。

东魏《敬史君碑》。请看“杖”字的木字旁,已经是行书写法的笔意。

启功先生是有名的“老油子”,既要说假话,还得给自己找条退路,让明眼人一看就知他是在言不由衷。想破脑壳的他终于想出个办法,于是他写道:

我们知道,任何一种书法凭空而来,历史上还从来没有出现过。

“及至读了郭沫若同志的文章,说《丧乱帖》和《宝子》、 《杨阳》等碑有一脉相通之处,使我的理解活泼多了。”

如此成熟的《兰亭序》行书写法,一个人根本无法完成。

抓住这一点,启功的思路果 然“活泼”多了,四千多字的考辨文章当天写好了,题为《兰亭的迷信应该破除》。此文写好后的第二天就登在《光明日报》上了。

那么,王羲之到底有没有可能写出《兰亭序》这种书法?

而启功先生的一句“使我的理解活泼多了”,也成为他的朋友间的笑谈。

我们今天的回答是,肯定可以!

而南京的高二适先生则迂腐多了,也没启功的“眼力”与“圆滑”,他非把它当成纯学术的问题,写了一篇反对文章,通过章士钊先生转送毛泽东,但毛笑笑没有表态。

这不是我们要以自信代事实,而是事实证明就是这样。

事实上,后来出版的《兰亭论辨》 一书,其中的序果然明确指出,赞成不赞成 《兰享》是真是假是一场唯心史观和唯物史观的政治斗争。

我们举例两个事实。

序中说:“(兰亭序真迹说)经历代帝王重臣的竭力推崇和封建土大夫的大肆宣扬,视作不可侵犯的神物。…(郭沫若发表文章后)多数人支持他的评定,但也有文章持相反的看法…

一个事实是1909年,日本探险家大谷光瑞派未满20岁的弟子橘瑞超和野村荣二人在新疆楼兰发现了一个西凉国时代的《李柏文书》,这个《李柏文书》的书法,基本上就是《兰亭序》风格。当然,比不上《兰亭序》这样精彩。

但后来为什么没在这上面做更大的文章呢?

图片 5

可能是因为能参与这一论辨的圈子太小,毕竟 只能是书法界有限的人,很难达到由此发动更大规模斗争的目的。

《李柏文书》之一。

既然失去政治意义,过了一阵也就偃旗息鼓了。 后来他们果然找到了更好的目标,那就 是《海瑞罢官》,从此点燃了“熊熊烈火”。

但是,我们可以推测的是,西晋时代,像李柏写这种字体的人,应该不是只有李柏一个人。

明白了这些,就知道《兰亭序》是真是假并不重要,而我辈书法爱好者喜欢它就行。

图片 6

更多文章,敬请关注千年兰亭。

西凉国时代的《李柏文书》之二。书法已经是行书。大约写于328年至346之间。

王羲之的《兰亭序》自唐代以来一直被认为是真迹流传下来,虽然真迹到唐太宗时期消失了,但是仍然有不少的摹本传世,最出名的就是唐代冯承素的摹本,对于《兰亭序》是王羲之的真迹,历代虽然有极少数人怀疑过,大部分人都认为它是真的,加上唐太宗给王羲之背书,称它为“天下第一行书”,更没有人怀疑了。

李柏比王羲之要大20多岁,大约就是王羲之的上一辈人。那么,李柏以后的30年,王羲之才登上书法舞台,我们完全可以肯定,王羲之是能够写出比李柏更好的行书的。

但是历史上零星的怀疑还是有的,比如清代的李文田曾经直接否定《兰亭序》为王羲之所作,“是隋唐间人知晋人喜述老庄而妄增之”,认为《兰亭序》是隋唐人的伪作,同时他还说如果真有《兰亭序》存在,那应该也和《爨宝子碑》风格差不错,王羲之那个年代不可能写出这样的书风,可惜李文田那个时候见到的史料还是太少,王羲之年代已经完全可以写出这样的书法风格。这是公开的质疑《兰亭序》的第一人。

而且,同一时代书法家之间,书法差异较大,这也是非常正常的情况。

而学术上认为的公开发起“兰亭论辩”的第一人就是郭沫若。

郭沫若根据当时新出土的墓志铭《王谢墓志》,认为《兰亭序》是假的,因为《王谢墓志》和王羲之的《兰亭序》本处于一个年代,但是两幅作品的书法风格却截然不同,《王谢墓志》显然是还没有成熟的楷书,而王羲之的《兰亭序》已经是完全成熟的行书了。

所以他在当时的《文物》杂志上上发表了一篇文章《由王谢墓志的出土论到兰亭序的真伪》,公开否认王羲之的《兰亭序》是假的,是后人的伪作。后来又在光明日报连载,在文化届引起了轩然大波,很多文人也纷纷附和,其中包括启功先生,也写文支持郭沫若的观点。

王谢墓志

但是,在当时的社会情况下,无论是南京的高二适,上海的白蕉还是沈伊默都是二王书法的忠实信徒,如果推翻了王羲之,那就感动了书法史的基础,虽然顶着政治压力,南京的高二适依然公开发文反驳,掀起了一场轰轰烈了的兰亭论辩。

郭沫若书法

中间的论据就不细说了,实在太多了,由于各种原因,这场论辩最终被叫停了,并没有哪一方取得了辩论的胜利,但郭沫若明显失败了,而事实证明,我们今天依然把《兰亭序》看作是王羲之的真迹。

答:我知道我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势必会招来板砖,但总觉得,一个人如果连自己的见解都不敢拥有、连自己的艺术观点都不敢摆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所以,必须要说心里话。

郭沫若对《兰亭序》真伪的质疑,我深以为然。

虽然千年以来,大家都对这“天下第一行书”顶礼膜拜;虽然千年以来,大家都众口一辞地说它就就是“书圣”王羲之的作品。

实际上,王羲之在他所生活的时代至南朝梁陈年间,也稳坐书坛第一人的高位。

但,人们称颂他的作品,都只字不提《兰亭序》,这就让人好生奇怪了。

从现在的眼光看,从艺术角度来说,《兰亭序》乃是书、文双绝。即书法一流,文章一流——其书法地位不再赘言,其文已收入《古文观止》,并且出现在现在的全日制高中语文教材第五册上,其文学造诣之高,可见一斑。

但就是这样一篇上乘佳作,南齐昭明太子萧统编《昭明文选》居然不录,甚至查遍南梁以前所有文献均无《兰亭序》文,这事儿该怎么解释呢?

比较合理的推测,就是它属于南梁以后的文人伪托王羲之之名而作。

不过,话说回来,虽说南梁之前所有文献都没有收录《兰亭序》文,但《世说新语》注文中却收录有王羲之的《临河序》。

那么,《兰亭序》是否就是《临河序》呢?

答案是否定的。

有史料记,王羲之作《临河序》,有人拿之与石崇的《金谷诗序》相提并论,王羲之非常高兴。

因此可推《临河序》的字数与《金谷诗序》相当。

但查《兰亭序》字数却比《金谷诗序》多出了一百六十七字。可知《兰亭序》不等于《临河序》。

而拿《兰亭序》与《金谷诗序》相比较,叙述顺序如出一辙,其文“……去城十里,或高或下,有清泉茂林,众果、竹、柏、药草之属,莫不毕备。又有水碓、鱼池、土窟,其为娱目欢心之物备矣……”,更加证实《兰亭序》是后人仿《金谷诗序》所作伪作。

从书法方面来说。

当年南梁武帝和陶弘景畅论古今名人书法,也压根没提到世间有《兰亭序》。《兰亭序》是在隋唐年间突然横空出世的,没法让人不疑。

梁武帝《书评》有评论王羲之的书法,但没提《兰亭序》,只是说:“王右军书,字势雄强,如龙跳天门,虎卧凤阙。”

这些评语,与我们所看到的《兰亭序》的字势,完全不搭。

即王羲之的书法并非《兰亭序》所表现出的那一类。

最要命的是,《兰亭序》所表现出的那一类行书风格,是在隋唐以后才出现的,现在我们看所有的晋代碑刻和出土的晋代墨迹,都是草隶、隶书、章草,根本没有行书。

实际上,王羲之在唐以前和唐初都是以善草隶、隶书、章草著名的,这《兰亭序》突然异军突起,超前出现了,不合理啊。

打个比方,商周以前的文字都是金文、篆文,您突然提供一份刻在甲骨上的正楷字体、甚至宋体字,说这是新出土的文物,它就是商周以前的人刻写的,您觉得可信吗?

关于这一点,很早就有人提出质疑了。

比如欧阳修的学生汝阴老人王铚、大词人姜夔、书法家吴说、清诗人舒位、藏书家赵魏、刊刻家阮元、画家赵之谦、书法家李文田等等。

书法家包世臣称,他亲眼见过王羲之真迹如《东方先生画赞》、《洛神赋》的南唐拓本,“笔笔皆同汉隶”。

李文田因此认定:“故世无右军书则已,苟或有之,必其与《爨宝子》、《爨龙颜》相近而后可。”即王羲之的书体只能与流传下来最有名的晋代碑刻《爨龙颜碑》和《爨宝子》相类似。

郭沫若在以上古人见解上,又结合考古成就,如《三国志》的晋写本是隶书体,则其它一切写本都是隶书体,且新疆出土的晋写本也是隶书体,得出结论,凡属晋代书都必然是隶书体。

现在还有没有王羲之真迹存世呢?

不好说。

但一些被人们认为是“疑似真迹”的作品,如《豹奴帖》、《十七帖》、《青李来禽帖》、《丧乱帖》、《孔侍中帖》、《快雪时晴帖》等等,用笔与《兰亭序帖》也根本不是同一路数。

可笑的是,当年高二适为反驳郭沫若,竟然用一个生硬得不再生硬的理由来作为依据:王羲之是超越时代的大书法家,他虽然生活在晋代,但他凭着过人天赋,创造出了接近隋唐人字体的行书不行吗?

对这样的说法,实在让人无法苟同。

对比一下,曾经传得纷纷扬扬的“索靖《出师颂》”、“岳飞手书《前后出师表》”最终被证伪,不都是因为作伪者从字体方面露马脚了吗?

止不过,自唐至今,主流一直尊崇“《兰亭序》为王羲之的神作”,说法固定了上千年,单凭王铚、姜夔、吴说、舒位、赵魏、阮元、赵之谦、李文田甚至郭沫若这寥寥数人,是改变不了人们的思想定势的。

那么,就让这种说法一如既往地延续下去好了,反正,又不影响《兰亭序》原有的艺术成就。

问题是,作为一个文化人,对每件作品,都应该有自己的见解。

一如伟人当年所说:“笔墨官司,有比无好。”

《兰亭》假?谁有本事造假?

如果《兰亭》是假,半部书法史就垮掉!

我印象中,初唐欧虞褚三大家之外,赵孟頫、文征明、唐寅、董其昌、王文治,近代邓散木、沈尹默,都有《兰亭》临本传世。也就是说,历代名家都认真学习《兰亭》了,如果说课本是错的,学生们咋办?歪打正着吗?

第二,别忘了怀仁和尚的《集王圣教序》,要是《兰亭》假了,集字碑也不靠谱了,毕竟集王字,不少也是从《兰亭》中来的。

唐人伪作?

我有隋开皇本,为《兰亭》刻本最祖者,其后有王文治、康有为长跋。王文治对《兰亭》推崇备至。历代书论,《兰亭》也是重要内容。

包括隋唐墓志,及日本书迹,写经残纸,类似《兰亭》的证据很多,可见《兰亭》的影响力。

智永书风接近《兰亭》,但是达不到《兰亭》的高度。

郭沫若发起论辨,更多出自政治因素,非纯学术目的。

《兰亭》诸本,我偏爱隋开皇本,即贴图。较之神龙本,更朴实自然。

郭沫若曾公开撰文指《兰亭序》不是王羲之真迹。

这事已经过去几十年了。郭沫若之说并不是空穴来风。

《兰亭序》全文收录在《晋书 - 王羲之传》中。《晋书》为唐代房玄龄所著。明确说《兰亭序》是王羲之撰文。

或许有人不知道,这世上还真有一篇和《兰亭序高度雷同的一篇文章,那便是一个名叫石崇的人,他作的一篇《临河叙》。《临河叙》比《兰亭序》多了四十多字。《世说新语》中也提到这事。说王羲之看到石崇所作的《临河叙》,甚是喜爱。

《兰亭序》可能不是王羲之所创撰写,但并不影响他用《临河叙》的文章来作书法创作题材。古代书法家抄写他人的文章,是十分普通的。王羲之的书法作品,《乐毅论》,《黄庭经》,《曹娥碑》,《东方朔画赞》,这些著名的书法作品都是抄写他人的文章。《兰亭序》抄写他人的文章,也不是不可能。王羲之还抄写过《道德经》,《佛遗教经》,《洛神赋》,《千字文》。都不是他所作。

《兰亭序》有可能不是王羲之撰文,但王羲之确实书写过《兰亭序》。毕竟唐代距离王羲之生活的年代只有二百来年。他的后人还有在世。(有书籍记载,辩才即是王羲之后代)唐代阎立本画过一幅《萧翼计赚兰亭序》图。文征明为此图作图写。把《兰亭序》的得到过程写的十分清楚。元代的书法家赵孟頫,也写过一篇《兰亭考》。历代关于《兰亭序》考证的文章很多。从来没有一个怀疑《兰亭序》的真伪。都是说的《兰亭序》得失经过。

郭沫若说《兰亭序》不但文章不是王羲之所作,就连《兰亭序》的书法作品,王羲之也没有写过。他这是带有目的性的。他对古代文物到了痴迷发狂的程度。《兰亭序》真迹,世人皆知作了唐太宗的殉葬品,埋藏在昭陵。什么东西可以让当时的领导层作决定开挖昭陵?他尽力的把《兰亭序》说的假到无边,就是为了打开昭陵。所幸他的奸计没有得呈。

谢谢悟空小秘书邀请,也谢谢你的提问。我稍微纠正一下,郭沫若没有说《兰亭序》是唐代人伪造的,而是说《兰亭序》是智永的书法,唐代的虞世南等人,为了附和唐太宗的旨意,把智永的《兰亭序》说成是王羲之的《兰亭序》了。郭沫若是说,唐代人伪造了事实,而不是书法。

事实上,郭沫若否定《兰亭序》书法,在逻辑上,也是没有依据的。第一,唐代怎么会突然出现《兰亭序》这种书法?智永怎么会突然创造出《兰亭序》这种书法?

我们的知道,任何一种字体是非常难以创造的,也不是可以任意创造的。

王羲之的书法有一个严格的继承关系,这一点,南朝时代的书法家羊欣,也是王献之的外甥,已经说的非常清楚了。

而郭沫若对《兰亭序》采取了彻底否认的态度。显然是说不过去的。

怎样才能彻底否认《兰亭序》呢?

第一,有没有《兰亭序》这篇文章?郭沫若认为,根本就没有《兰亭序》这篇文章。

第二,王羲之时代有没有《兰亭序》这种说法呢?郭沫若认为,根本没有,晋代的天下是隶书的天下。

所以,王羲之的《兰亭序》不但文章说假的,书法也是假的。

这就是郭沫若提出的“兰亭辩伪”。郭沫若的“兰亭辩伪”在中国现代书法史上,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前后有长达20点论战。

参加第一轮论战的著名书法家是高二适。

高二适先生按照历史记载,提出首先,王羲之《兰亭序》这种书法是真的。

这是论战的根本问题。

为什么王羲之时代有没有《兰亭序》这种书法,突然被提出来,震惊中国学术呢?

因为,南京一个晋代墓志的发型,给郭沫若的学术敏感带来了灵感。

1962年,南京出土了两个墓志,《郭琨夫妇墓志》和《王兴之夫妇墓志》,这两个墓志都是隶书体制的书法。而且墓主人是王羲之同时代的人。其中王兴之据考证,是王羲之家族的侄子辈。于是郭沫若就提出疑问,为什么王羲之时代会有隶书?

1962年南京燕子矶出土的《王兴之夫妇墓志》局部。隶书方笔居多。学者认为具有楷书意味,实际上,为什么不能说有一些“魏碑”味道呢?

按历史上的说法,不是王羲之时代已经是楷书时代了吗?

后来,在1972年,新疆又发现了晋代隶书抄写的《三国志》残卷。这就更加坚定了郭沫若怀疑《兰亭序》书法不成立的信心。

当然,现在已经证明,虽然《兰亭序》不是书法真迹,但是,属于王羲之时代的书法是完全可信的。

考古发现的《李柏文书》,就是很接近《兰亭序》书法的墨迹。同时,东魏时代的碑刻《敬史君碑》这个碑刻里面,有很多字也是王羲之行书的体系的写法,这就足以证明王羲之时代是会有《兰亭序》这种书法的。

至于《兰亭序》的文章,有一些争议,也很正常。

那么,郭沫若提出《兰亭序》书法造假的怀疑,是一个学术笑话?还是一次伟大的觉醒?

我个人认为,尽管在《兰亭序》问题上,郭沫若有许多站不住脚的地方。

但是,郭沫若也唤醒了我们对中国书法史的新认识。

在郭沫若之前,我们一般认为王羲之书法在王羲之时代已经是天下一体的情势,也就是说,从东晋开始,汉字的书写都是王羲之那样了。

但是,历史考古也发现,王羲之时代的王羲之书法,确实没有普及到全国。

中国的书法,在王羲之时代,处于隶书、楷书、魏碑并列的时代。

其中一部分隶书发展成为“魏碑”了,这就比较科学地认识了中国书法从隶书到楷书的真实发展过程,也能够合理解释,为什么还有“魏碑”这种书法。

其实,汉字演化成王羲之书法体系,是有历史必然性的。

因为书法最合理的要求,就是你要容易辨认,也要写起来快一些。王羲之做到了这两个要求。

对于从来就没有以真凭实据地史料证明其存在过的《兰亭序》,每个人产生怀疑是正常不过的事。

《兰亭序》虚幻又真实,一件既没真迹传世,却又享有崇高地位的书法作品?这是很奇怪的文化现象,也是千年来难解之谜。

一个历史事件的真象,短短几十年时间便有可能迷雾重重,或以讹传讹,更何况一件近两千年且经历无数劫难的纸质作品,要辩清它的真伪,无疑主观想象要多于实际考证。

郭沫若先生质疑《兰亭序》真伪,并非纯学术的目的,而是在当时全面否定传统文化,否定权威又要树立新的权威的时代背景下切合权宜的举动,但不想却造就了古往今来最具学术性的一次论辩,这是当局者始料未及的。

书画鉴定,如抛开原迹去讨论真象,则只能舍本求末,更何况同一个作者的书画作品在不同时期,不同心境下的面貌差异很大。单纯以技法或时代背景去探究《兰亭序》的真伪,都太过武断。或许《兰亭序》之所能触动那么多人的神经,就在它能真实感受却又无法切实触摸的魄力吧,无论它是智永和尚写的也好,还是唐太宗授意集体伪造也罢,总之《兰亭序》已成为国民的骄傲记忆,成为了中华文化的象征,它的真伪,在这些面前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这也许是历史的玩笑,但更是恩赐……!

[临池管窥]谢谢阅览!

铁骨铮铮的郭沫若,极力主张拆掉北京城古建筑,才有了现在的现代化国际都市!书法和文学的造诣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必定会百世流芳!如今他说临摹的指定就是假的!嗯!

郭沫若是历史学家,文学家,古文字学家,对古文字的研究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对甲骨文的研究水准没有出其右者。对商朝的文字尚如此,对西晋右军的字迹和《兰亭序》更不在话下。当然采取的方法是右军的笔法、笔势等多种因素进行比较分析得出的结论。同时还与唐代的书风相对照,和其它一些重要的历史事件进行详细的取证分析。比如说唐太宗李士民与女皇武则天殉葬真伪有个说法等等。所以说郭沫若的结论不会有错。

谢谢邀请!

第二个证据是大家比较陌生的《敬史君碑》。

这个碑立于东魏兴和二年,是公元540年。

这个碑学者归于魏碑书法。但是,这个碑不同凡响的地方是,有很多字是行书笔法,字体属于王羲之这个体系。

《敬史君碑》距离王羲之去世80年左右,立碑的时候,应该智永还没有出生。

所以,这些可靠信息证明,王羲之写出《兰亭序》是完全可能的。

图片 7

东魏《敬史君碑》。“河”字的写法,也是一个行书笔意。这样的字,在《敬史君碑》中还有不少。

此外,如果《兰亭序》是假的,那么唐代初的书法家,欧阳询、虞世南、褚遂良等等,他们的行书怎么产生?他们的书法为什么与智永不是一模一样?

好了,我们已经可以大胆自信,《兰亭序》是王羲之写的。

《兰亭序》的真伪,绝对不是一个书法作品真伪的问题,而是一个书法体系真伪的问题。

行书早在汉末已经产生,但是,也不是很多人都写行书。

从汉末到王羲之时代,绝大多数人还是写隶书的。所以,才会有王羲之时代的《郭琨夫妇墓志》和《王兴之夫妇墓志》是用隶书写的事实。

图片 8

《王兴之夫妇墓志》之二。

《兰亭序》论战虽然证明了郭沫若否定《兰亭序》没有道理。

但是,也纠正了中国书法历史的一些错误。

比如,过去我们一直认为王羲之时代已经是楷书、行书和草书流行的时代了。

事实上,像王羲之写楷书、行书和草书的人还不是太多,王羲之时代,可以说还是一个隶书时代。

郭沫若当时说:天下的晋代没有不是隶书的。这个论断精神可嘉。但是,确实有王羲之这样的楷书、行书和草书。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栏目热搜词

关于我们

网址: http://www.jimoone.com